因為不舍,所以原諒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0
  • 来源:亚洲Av 宅男色影视_亚洲AV AV在线 AV天堂

  人人都說小美是個太工於心計的女孩子,會在不知不覺裡,將你的好學瞭去,將你的寶貝奪瞭去,你還溫柔地笑著謝她,覺得她是個無法不讓人憐惜疼愛的女孩子。偏偏我是個思維簡單的人,並沒看出小美的品質有多麼的惡劣;倒是覺得和她在一起,每天都有快樂可尋,單調的生活,也因此變得有滋有味。所以任別人怎麼勸,還是每天早早地起來去圖書館幫她占座,又將她喜歡的豆漿和油條買好瞭,一路小跑地行至她宿舍樓下,對著五樓的一個窗戶,像食堂師傅似的大喊開瞭:小美,吃早飯啦!
  聽到喊聲的小美,總是穿著性感的睡衣便蹬蹬蹬跑下來,倚在樓門口溫柔地喚我"阿寶".等我在門口站定瞭,她便啪地親我一口,這才甜甜笑著接過早飯,喊一聲"在圖書館等我",便小鹿一樣輕快地跳上樓去瞭。我總是邊聽她遠去的腳步聲,邊意猶未盡地回味著剛才那個甜蜜的吻,而後坐在樓前的臺階上,一直想到她收拾好瞭,清清爽爽地出來為止。
  小美從沒有向我提起過她的傢庭。偶爾我問起,她也是含糊其辭,說他們隻是普通小鎮上的工人,在她的人生路上,幾乎不能給她任何的幫助。說完瞭便又笑鬧著過來,擰我耳朵,說怎麼又不聽話,問她不喜歡的問題?怕她真的生氣,我就呵呵笑著邊道歉邊撓她的癢,直撓得她喘不過氣來,在我懷裡笑得流出瞭眼淚。那時的小美,總讓我覺得心疼,盡管知道那眼淚是笑出來的,可還是會掏出手帕,小心翼翼地幫她擦掉。
  小美有和其他女孩子一樣的虛榮,愛漂亮的衣服、首飾,可愛的甜點,買很貴的化妝品,聽小資味十足的音樂。這些,無一例外地都需要錢來打理,我惟有靠打工和稿費,一一地將她的願望滿足。小美欣喜若狂地接受這些禮物時,除瞭習慣性地給我一個熱吻,還會在我不註意的時候,偷偷在一個小本上將禮物的名稱及價格記下來。有一次被我撞見瞭,她的臉竟是微微有些紅,但隨即跳過來沖我撒嬌:不準生氣哦,這是我的習慣,要將每一份愛心記下來,以便永遠地刻在心裡,不忘回報。我的心,突然地有些痛。我說,可是小美你怎麼不明白,我為你所做的一切,都是不需要回報的;哪怕是有一天你傷瞭我的心,或者,永遠不再愛我。
  認識小美這麼長時間,她第一次這樣緊地抱住我,不哭也不鬧,隻是把小小的腦袋,很安靜地靠在我的胸口,像個溫馴又無助的小獸,用溫柔的牙齒,輕輕嚙咬著我的心。
  考研成績下來的時候,院長也找到我,希望我能留本院工作,邊輔助他處理好日常事務,邊讀本院的研究生。這樣好的機會,比起去北京讀研,當然是人人都想要的。一個從小城市來的學生,在別人都正為一份工作頭破血流地拉關系走後門的時候,卻一下子被這樣的幸福擊中,是連我自己,還有小美,都大大吃瞭一驚的。
  但小美並沒有跑來向我祝賀。她的考研成績,沒有任何的希望;工作,亦是沒有著落,甚至連留在這個美麗的海濱城市的可能,都是渺茫。那一段時間的小美,終日尋不著她的影子。有時同宿舍的哥們說看見她瞭,身邊陪著的,卻是舉手投足裡都極氣派的陌生男人。男人眼神裡的曖昧,任是定力再強的女孩子,也逃不過。我的心,在別人輕描淡寫的敘述裡,痛得厲害。我終於發短信給小美,隻有冷冷的幾個字:我在校門口的茶吧裡等你。
  見面後小美說的第一句話,亦是冰一樣的涼:祝賀你哦,終於有瞭美好的前程;離抱得美人歸的時辰,怕是也不遠瞭。我不看她,說:可是如果沒有你,再好的工作,又有什麼意義?
  "這樣好聽的話,說瞭又有什麼用?我們上得瞭一塊兒去嗎?你又舍不得將這份工作辭掉,或是,讓給我……"
  我愣愣地抬起頭,看瞭小美足足有一分鐘,終於努力地說服自己,對著一臉漠然的小美,輕輕說瞭一個"好"字。
  我將這個決定說給院長的時候,他幾乎嚇瞭一跳。他說,你真的想好瞭嗎?這樣的險,不是輕易可以冒的。而且三年後,你研究生畢業回來,院裡說不定已不再需要你。況且她值得你那麼信賴地,將整個的前程交給她嗎?一個人的心,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讓你看清的。
  這樣的勸告,我不止聽瞭一次,但還是在院長第三次打來電話讓我重新考慮時,微微笑著說瞭一個"不"字。
  畢業前的那兩個月,每天都有瘋狂的節目上演。我和小美也不例外。我們將這個海濱城市的角角落落幾乎都逛遍瞭,我們在不知名的山頂的松樹上,刻下兩個人的名字,又用一個大大的心形圖案圈起來;我們還在海邊寫下各自的愛與恨,然後站在遠遠的礁石上,看海浪一陣陣地湧上來,將這些不肯講給對方聽的秘密,一一地沖刷掉,不留任何的痕跡……
  坐火車離開這座城市的時候,我沒有讓小美送行。她有許多的工作要做,亦沒有堅持來送。短短的兩個月,她就用她的聰慧,博得瞭書記和老師們的賞識。甚至有領導,要力薦她進校長辦公室去工作瞭。如許多的光環,終於讓我在她的心裡,慢慢地黯淡下來。
  小美說,三年後我等你過來;可是她不知道,因為一點小小的意外,我終沒有通過研究生的復試,唯有回傢鄉那座小城,去做一名普通的中學老師。
  幾個月後,我收到一張五千元的匯款單,附言欄裡寫著:這是一個女孩記住愛的方式,如果你會原諒,就請收下這份小小的回報和歉意。
  我將這份匯款單,隨手丟在抽屜裡,而後請瞭假,出去散心。火車最終在小美的傢鄉停住的時候,我的心,竟是很奇怪地,慢慢安靜下來,像那碧藍的天空,和澄澈的山泉,清透,沉靜,恬淡,美好。
  我踏遍瞭小美對我講過的所有的小巷和街道,還有她畢業的那所中學,在那裡,我碰到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,她對這所學校裡走出去的優秀的學生,一個個如數傢珍。她說,你問的這個林小美,真是個可愛又奇怪的孩子,她讓每個人懷疑,卻又讓每個人那麼強烈地想要幫助她。
  她的執著與好強,讓人驚訝又令人心疼。幸虧她飛出瞭這個小城,且有瞭好的工作,可以讓她癱瘓在床二十多年的父母,還有癡呆的弟弟,讀中學的小妹,終於有瞭一生的倚靠和支撐……
  我很快地坐火車返回去,將那份匯款單裡的錢取出來,買齊所有考研所需的資料,在這個淡如水、明如鏡的秋天裡,為一份不確定是否還能追回的愛,埋頭苦讀……